公众号1号位头图(3)1(1)

美国富裕人群如何在资产增值的同时实现税负优化?

美国一家名为ProPublica,致力于公共利益事业的非盈利、非政府新闻组织,在今年发布了一篇有关美国最富有的25位富翁如何“规避”收入税的文章,“The Secret IRS Files: Trove of Never-Before-Seen Records Reveal How the Wealthiest Avoid Income Tax”, 引起不小轰动。
 
ProPublica获得了大量美国国税局对于数千名美国最富有人群的纳税申报的数据。这些数据涵盖了15年的时间,覆盖了他们的收入和税收,还显示了他们的投资、股票交易、赌博收益以及审计结果,并对此做了分析,从而写成了这篇文章。
 
文中主要列举了巴菲特、贝佐斯、彭博和马斯克4位顶级富豪,将他们在某一特定时间段内所缴纳的联邦收入税与福布斯对他们的同期内预测的财富增长额做了对比,并得出了惊人的结果。
 
根据分析数据显示,近年来,美国中等收入家庭的年收入约为7万美元,对应联邦税实际税负约为14%。若按照2021年的最新阶梯税率表计算,对于收入超过62.8万美元的高收入家庭,适用税率则对应最高档位的所得税税率,即37%。但调查小组最后的调研结果却显示,美国最富有的25人在2014-2018年间在财富总额增长了4010亿美元的情况下,联邦收入税却只总计支付了136亿美元,也就是说边际联邦税税负仅为3.4%!
下图为四位美国最富有的人在2014-2018年间财富增长与实际纳税情况的对比:

图片来源:The Secret IRS Files: Trove of Never-Before-Seen Records Reveal How the Wealthiest Avoid Income Tax — ProPublica

这其中,股神巴菲特的实际联邦税税负低到让人难以执行的0.1%。他的财富在这被统计的5年间增长了243亿美元,而他报告缴纳了2370万美元的税款。
虽然顶级富人“通过合理税筹达到低税负”其实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这应该是第一次如此详尽的把富人们的缴税信息公之于众,只有这样公众才能了解人们所处的真实税收环境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以贝佐斯为例,2007年是其联邦所得税缴纳额为零的年份之一。而在这一年亚马逊的股价却翻了一倍还多。贝佐斯与他当时的妻子MacKenzie Scott共同报税,他所申报的当年收入只有4600万美元,主要来自外部投资的利息和股息等,同时他申报了大量的债务利息支出,还有在美税申报中定义广泛且模糊的“其他费用”,来作为收入的抵扣项。
以上是仅从某一个时间点来看贝佐斯的缴税情况,如果从一段完整的时间段来看,也是如此。ProPublica根据福布斯统计的贝佐斯2006-2018年纳税完整数据发现,其个人财富增加了1270亿美元,但他报告的收入总额却只有65亿美元,总共支付了14亿美元的联邦税。虽然14亿这个数字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不可想象的了,但换算成百分比,随着他的财富增加,他的实际联邦税税负税率仅为1.1%!
文中的两张对比图,给读者更直观的感受。顶级富豪的财富指数级增长的同时,实际支付的税负却是极低的。而一个典型的中等收入水平的美国家庭纳税增长比却是与其财富增长比基本相等甚至更高的。

图片来源:The Secret IRS Files: Trove of Never-Before-Seen Records Reveal How the Wealthiest Avoid Income Tax — ProPublica

那美国的富豪是如何做到这一切的呢?
答案是 持续投资/持有、借款与死亡。
我们从更具体处观察。首先,富豪与普通人在财富方面就有两个最大的不同:
第一,收入来源不同。美国普通家庭的收入,主要由主动型收入(Earned Income)组成,比如说工资、自雇收入,这些都需要根据阶梯税率计算缴纳个人所得税。而超级富豪们的主要收入往往都来自于被动型收入(Passive Income),比如股息分红、资本利得等。这会让富豪们在纳税上产生两个优势,一是不用缴纳7.65%工资税(FICA Tax),且其资本利得部分由于是长期投资,使用的联邦最高税率为20%,远低于普通工资收入最高37%的联邦收入税(2021年)。
第二,持有资产类型不同。美国普通家庭的主要财富是房产、车以及部分金融投资,而富豪持有的主要资产往往是一些高市值或具有升值潜力公司的股份还有一些不动产的投资。
这里要强调一个概念,收入在计算时有已确认收益(Recognized Gain)和已实现收益(Realized Gain)之分。已确认收益是指一个资产被卖出的价格减去其当初购买时的购入价。已实现收益是指卖出价格减去购入价再减去相关的其他成本费用。比如说你卖掉一个公司的股票,总共获得1万美元,而当初购买这些股票总共花费2500美元,则已确认收益为7500美元。如果此次买卖涉及350美元的经纪人费用,那么最终从此笔交易获得的已实现收益则为7150(10000-2500-350)美元。
持续投资/持有

工资、现金红利、出售资产的资本利得都会在发生当年直接纳税。
但如果纳税人没有出售任何形式的资产,或当年在一些特定同类资产中有亏损,纳税人可以关注这些亏损是否能够满足作为同类其它资产获利的抵扣条件,如果满足,是可以不涉及或减少应纳收入税的金额的。
这些顶级富豪对于持有资产都有几个共同点。
第一,长期持有公司股份,不频繁套现。马斯克曾公开表示过他不会轻易套现股票,除非激励期权到期时才会不得不行权。对富豪来说长期持有公司股票不仅是最好的投资,也能让他们牢牢把控对公司的控制权。
第二,尽可能减少工资收入。很多大公司的CEO都是只拿象征意义金额的工资,有出于税务方面的考量。
第三,减少派发股息。就像工资一样,股息不存在负数的可能性,也就是说股息收益无法出现亏损情况而被抵扣,并且由于股息分配纳税还会减少再投资的本金,对于公司长远发展的资金支持会相对减少。
贷款

从税务角度,贷款今后必须被偿还,所以不会被视为纳税人的收入。当然,跟普通人一样,富豪们向银行贷款也是需要抵押的,但富豪们往往容易提供在金融机构眼中高质量的抵押,如公司的股票和高价值的不动产等等。最近几年不断增值的公司股票和越来越低的利率,对富人们来说是不能再好的组合搭配了。贷款能在提供丰富现金流的同时,并不会降低富人们对公司持股比例及控制权,这样富人们就可以把杠杆资金用于再投资,增加投资收益。不仅如此,在税务申报中,贷款利息还能作为投资成本和其它投资收入相抵消,从而降低应纳税额。
死亡

最后,对富裕家庭来说,“死亡”其实也是一种税收福利,因为继承人可以因此免征或少缴纳资本利得税。富豪生前未出售的投资资产中的所产生的增值部分,可以由他们的遗产继承人在继承时申请调整成本基数(Step-up in Basis),也就是把原来购入成本调整为继承当下的价值,从而根据相关税法规定免去或减少了税负。要知道目前的联邦遗产税率是40%,2021年的遗产免征额是1170万美元,夫妻是2340万,只要在限额内,这些税额是可以合法减免的。
其实在拜登上台后提出的新税法提案中,有取消遗产税中关于调整成本基数的条款的意向,还计划将遗产税免征额大幅降低。然而,在最新的提案更新中,这两条最具争议性的内容又被否定掉了。

综上不难看出,资本的价值如果不考虑税务要素,那么,这个价值将很难是最终的价值。富人们在税收规划比普通家庭愿意支出更高的成本,除了为最大限度的留存收益,更有在法律框架下合规合理的规划意识,主动管控税务风险而并非被动的“走一步、看一步”的长期思维。

Share on linkedin

相关文章

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