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2021-4-2  |   分类:

19年底“李子柒风”刮遍了全球,在大家都在热议李子柒的海外走红是一种成功的中国文化输出时,学研社就敏锐捕捉到了专业方向,从跨境税收角度早早地探讨过李子柒等典型KOL在YouTube上的收入具体如何缴税的问题。(震惊!李子柒月入百万,缴税可能比你还少!

没想到,一年半后的今天,这个故事迎来了后续,李子柒系列迎来了它的续集。因为刚刚过去的3月,YouTube发布公告,“Google可能最早于2021年6月开始,针对由美国境内的观看所产生的收益,预扣美国税款。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https://support.google.com/youtube/answer/10391362?hl=en  )

为什么说李子柒的故事有了续集?因为该项最新要求并不是只针对美国的YouTuber,李子柒在内的海外Up主们也包括在内。不仅如此,谷歌还要求YouTuber们在2021年5月31日前,要通过AdSense平台完善对应的税务信息,否则就要对全球收入征收24%的税了。简单说就是,税务信息及时提交,谷歌就只对来自美国的那部分钱收个预提税1(当然,具体收多少还取决于YouTuber们所在的国家/地区、是否享受税收条约优惠、是个人还是企业等等,像李子柒,作为美国境外创作者,如果没有对应税收协议优惠的条件下,则一般预扣税率就会在0%-30%之间),如果不报告,那不管哪个国家的观众点击产生的收入,只要是在YouTube平台上的,就一刀切被扣24%了。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事实证明,之前操心着李子柒在境外视频网站上的收入到底怎么征税,显然不是学研君的杞人忧天。其实早在消息公布之前,google是有部分视频创作人的税务信息的,但主要也是一些美国Up主的信息,因为YouTube(油管)在向视频上传者发放收益的同时,也会在每年年底向其发放年终纳税表(如1099-MISC,1099-K,1042-S等)来用于美国人向美国税务局IRS报税。但是对于绝大部分美国境外的视频创作者,这项要求显然并没有适用。当然,这肯定只是国际税收征管要求的第一步,因为对于YouTube上的创作者来说,新要求也只是将流量点击奖励、谷歌广告浏览分红、频道会员收入等纳入了预扣税收入的范围内,但是通常Up主们的收入很多元,很多还包括来自广告商的软性推广收、授权收入、或产品销售提成等等,由于涉及到的相关方太多,区域和国家也很多,真的要做到全部合规征税还有一段路要走,但趋势已经是显而易见,且,板上钉钉。

话说回来,谷歌这次进行收入预扣,也是意料之内,情理之中。首先,美国法律上关于这块非居民境外收入,是有明文规定要求的。根据《U.S. Internal Revenue Code》(美国国内收入法典)第 3 章的规定,Google 有责任向加入了 YouTube 合作伙伴计划并且在 YouTube 上通过美国境内的观看者赚取版税收入的创作者收集税务信息、预扣税款以及向美国国家税务局(美国税务机关,也称为 IRS)报税。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26/1441、https://www.law.cornell.edu/uscode/text/26/1461

其次,税源的庞大让美国政府不可能对之前数字经济时代下的这种税基流失坐视不管。这个话题可能就涉及到各位Youtuber们到底有多赚钱。虽然我们一直知道的是,即使谷歌对来自美国境外的YouTuber的美国收入不征收预提,在YouTuber本身的国家还是要缴纳对应的税负。还是以李子柒为例,中国的属地加属人的征税原则,将李子柒来自全球的收入都归入了中国税局的征税范围。但国际税收的惯例永远都是收入来源地有优先征税权,所以对于李子柒来说,税负早晚都要交,只是自己将税交给中美各国多少的问题。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https://cn.noxinfluencer.com/youtube/channel/UCoC47do520os_4DBMEFGg4A

仅广告年收入粗估就已破万的李子柒还仅是油管全站粉丝数排行将近400名。就算按10%的预扣税来计算,留在美国的税额也达到了百万级别,这笔账,老美们也不会算不过来。

所以在美国,YouTube作为线上视频平台的代表,开始对在美收入预扣所得税,受影响最大的必然是美国境外视频创作者,也就是那部分从油管赚取视频收益的非美人士。而很多的非美Up主们,其实也开始有了一些“调整”,西班牙主播鲁本·多布拉斯(使用El Rubius的账号)最近就被作为YouTuber的代表,被讨论的沸沸扬扬。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El Rubius及其油管首页)

虽然多布拉斯的名字可能并不是被很多人所熟悉,但是根据Wikipedia上的Most-subscribed channels全球YouTube频道订阅量榜单(数据截止至2021年3月28日),El Rubius以3970万粉丝数量排行全球第44位,来自其官方Twitter账户的推文也是2016年全球转发次数最多的推文并且,同时拥有世界排名第四的Twitch频道。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most-subscribed_YouTube_channels#cite_note-3

多布拉斯最近的话题热度显然不是因为他在自媒体领域有多厉害,而是3个月前在玩游戏的视频中他宣布要与妻子一起移居到安道尔了。在多布拉斯之前,其他一些在YouTube上颇受欢迎的西班牙籍网红,如大卫·卡诺瓦斯(YouTube:TheGrefg),萨缪尔·德鲁克·巴图埃卡斯(YouTube:Vegetta777),古列雷莫·迪亚兹·伊班内兹(YouTube:Willyrex)和帕翠·乔丹同样选择了移居安道尔。

数字经济下的李子柒,面临的国际税务义务趣谈

Why安道尔?安道尔现行的个人所得税最高税率仅为10%,而西班牙为54%。此移居消息引起西班牙财税部门高度关注,在西班牙国内引起轩然大波。西班牙财政部相关人员认为多布拉斯避税目的太显而易见,主流媒体也对其移居举动都表示谴责,并批判多布拉斯移居是见利忘义且不爱国的表现。

多布拉斯随后删除了该直播视频,为自己选择居住地的权利进行辩护,坚持安道尔在税收方面的福利只是推动他作出选择的一个附加因素。因为最一开始以滑雪作为支柱产业的安道尔,通过低税率政策来吸引来自法国、西班牙、荷兰等国家的高收入个人及企业,也逐步转型成为一个汇聚了来自欧洲各国数字社交媒体领域重量级人物的创意中心,成为了YouTube从业者的“硅谷”,YouTuber们开展创作活动也变得更加容易。

而“中国文化icon”李子柒所面临的的母国税务环境,也就是新个税法下针对数字经济的具体规定及征管,其实税局在2020年也有过明确要求。“网红直播、微商涉及的影视、演出、表演、广告、经纪服务等项目,属于个人所得税法实施条例中列明的劳务报酬的项目,个人从事以上项目,应当按照劳务报酬征收个人所得税。” 如果主播直接与直播平台签约,此时的收入应划分为居民综合所得中的工资、薪金所得,应当按照累计预扣法计算预扣税款;如果主播在公众号发表文章获得打赏,则应该按照稿酬所得征收;如果主播以个人名义直播,在平台取得的打赏收入则为偶然所得,按照偶然所得适用税率来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即使李子柒的收入来自境外视频平台YouTube,也要对该部分收入按照境外所得的申报标准自行进行申报及个税缴纳。

说归说,做归做,“李子柒们”的个税问题到这里肯定也不会是个句号,各国之间的国际税收在新兴数字经济领域的改革肯定还会继续加强协作和提升监管征收力度。网络主播作为公众人物,其言行都对社会公众产生着影响,应向公众传递正能量有意义的东西,提高自己纳税意识。只有国家合理征税,平台和主播合理纳税,才能最终实现理想的共赢吧。

注1:发放对应收益时,谷歌只会对美国境外的创作者进行税款预扣,对于美国境内的创作者,根据纳税识别号识别,谷歌不会预扣。

 29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