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2019-10-25  |   分类:

早在昨晚之前,李国庆的“表现”已经赚足了一波眼球。

在“进击的梦想家”采访过程中,李国庆嘴唇紧抿,试图竭尽全力遏制自己的情绪。他双手支撑在膝盖上,愤愤地说出,“不是刺,根本不是刺”。随即,李国庆抄起手边的玻璃杯,狠狠地掷于地上。在镜头面前,水滴飞溅四起,碎片散落一地,主持人吓作一团。

网络上的看客们嘲笑李国庆的失态与滑稽,但若了解到他在当当受到的“委屈”,这样出格且作秀性质十足的行为也不足为奇。

20世纪的最后几年是中国互联网蓬勃发展的青春。新浪,搜狐与网易都成为了那个时代最早的拓荒者,当当网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图片来自于36氪

1998年,34岁的李国庆和妻子俞渝共同创立了当当网。以销售图书音像制品为立足点,凭借着独立的物流配送和货到付款等新颖的商业模式,当当在2004年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4.4亿元人民币,仅次于淘宝成为中国第二大网商平台。相比之下,如今的京东在2004年的年度销售额仅仅只有3000万人民币。

到了2010年,当当占据了国内网络图书销售50%以上的市场份额,年度收入也迅速突破30亿元人民币。美国时间2010年12月8日,当当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B2C网上商城。在当当网业务欣欣向荣发展的表面之下,创始人之间固有的矛盾已经渐渐酿成炸弹。

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图片来自于野马财经

根据多方媒体报道,李国庆和俞渝对于当当网经营理念上的分歧由来已久。保守固执的李国庆这样形容当当网在竞争激烈环境中的生存史:“第一个五年和淘宝竞争,第二个五年和亚马逊竞争,第三个五年是京东。我那点财力都浪费在价格战上了”。即使如此,李国庆的性格直接体现在当当谨慎的财务习惯中,并且为了坚守原来的控制权,李国庆在2004年拒绝了亚马逊的收购请求

另一方面,拥有MBA背景的俞渝更希望扩宽当当的业务板块,通过外部投资和出让股权实现快速增长。经营理念上的南辕北辙,导致夫妻双方关系在2016年私有化后,在面对海航集团85%套现,15%股权的收购条件时,终于变得水火不容。

2018年,当当内部的权力斗争达到了高潮。1月15日,李国庆收到当当高管联名发出的劝退信,信中明确写道让其放弃对于当当的所有管理权,与之相对施舍给保留工资待遇,办公室,秘书和司机的条件。2019年2月,李国庆发布公开信,宣布彻底离开当当。决裂的瞬间想必李国庆肯定也会反思,当时IPO自己占股27.5%作为第一大股东,而俞渝仅持有5%的股份,从发号施令的将军到落魄潦倒,是如何落得今日这般下场。

股权的纠葛是当当网20年来起起伏伏,时间线上的重要注脚。所有狗血的故事也应当从股权上面讲起。

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图片来自于雪球

2016年,当当以超过5亿美元的对价私有化退市,当时俞渝持股仅为11.04%,而李国庆持股高达82.13%,掌握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和话语权。但是,俞渝的一招棋瞬间逆转局势。俞渝说服李国庆把各自一半的股份给儿子。恰好正值海航收购谈判之间,买方与券商要求避免任何的外资直接持股,而李俞二人的儿子正好是美国国籍。忙于工作的李国庆无暇顾及,俞渝便顺水推舟以母亲代持的名义,拥有了本计划于继承给儿子的股份

如此一来,李国庆持股仅剩27.5%,而俞渝持股在增加至64.21%。凭借着控股股东的影响力,按照李国庆的话来说,俞渝将6个副总中挤兑走5个,彻底将管理层洗牌。于是,李国庆在微博中将俞渝描述成“夺权的武则天”。

虽然商业没有对错,只论利弊,但是昨晚,李国庆和俞渝之间在朋友圈长篇大论般的对峙彻底为这场吃瓜盛宴掀开了帷幕。由于截图已经流传遍整个网络,此文也不再浪费时间。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中同性恋,梅毒,小三之类的词汇和挑战底线的私人佚事,简直就是一口气满足网友好奇心和窥探欲的原子弹。当当的残局已经很难收场,若正式进入离婚程序,婚姻资产的分割势必又将吸引大众的关注。

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图片来自于虎嗅

对于任何公司而言,股权的重要性,重于泰山。创立之初,员工持股,多轮次融资,上市,退市私有化,并购重组与家族继承都是公司发展过程中,股权关系激烈变化的关键时间点。创始团队的意见不一和分裂不是稀奇事,但在当当的案例中,不合理的股权安排或许不是如今撕破脸皮相互指着鼻子骂的唯一原因,但是确实一切矛盾加剧升级的助燃剂。“股权平分”加上“继承代持”这套组合拳打在李国庆脸上,也阻碍在当当稳定持续运营的路上。上市初期管理层直接持股的激励模式,间接导致了未来在创始团队分裂割据的情况下,管理层站队和“树倒猢狲散”的尴尬结局。

如果当当的股权安排能够重来

倘若今日,家族信托可以通过资产中立性,控制权集中稳定,受益权无缝继承的优势,在实现将股权继承给子女的同时,也不会产生对公司控制和管理权的额外波动。员工持股计划(ESOP)的合理设立也能够在满足股权激励需求的同时,为公司的长期稳定管理提供更多保障。作为正面教材,龙湖地产为了避免婚变对公司运营产生负面影响,设立各自相互独立的全权信托的做法,事先规划的理念和意识仍值得学习。

虽然当当网所面临的问题具有很多特殊性,事后诸葛显得过于草率,但李国庆就当当股权安排过于简单化的处理和忽视大意,亦或是因为过于“丰富”的私人生活影响商业判断,都不应该再由其他企业家重蹈覆辙。

 21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