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2019-8-23  |   分类:

在今年的多事之夏,李嘉诚家族旗下的长江实业一则公告挑动了国内财经媒体的神经。长实将支付现金27亿英镑,且一并承担19亿英镑债务的对价,全资收购英国最大酒吧集团和酿酒厂Greene King。每股850便士的溢价收购促使Greene King当日狂涨50%。按照相应规定,收购完成后Greene King也将从伦交所退市。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长江实业收购公告

如此巨额规模的收购立刻引得一众海外媒体集体注视。英国老牌新闻媒体the Telegraph用“46亿收购后,Greene King酒吧与Suffolk酿酒厂命运多舛”的标题第一时间报道了这则消息。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 英国theTelegraph头条报道

Greene King于1799年创立,已经是拥有220年历史的英国第一大酒吧运营商和酿酒商,并在英国拥有3000家以上的酒吧和餐厅,诸如AbbotAle,OldSpeckled Hen及GreeneKingIPA等也是旗下的著名品牌。当外部猜测长实此次动作的意图时,李嘉诚以往在英国地产物业上所享受的丰厚收益,或许是其此度大手笔的原因。

因为英国经济下滑和脱欧进程,Greene King长年以来被困扰的债务问题导致股价从最高点回落至。长实之所以愿意押宝于此,是因为酒吧与Greene King所代表的饮食文化是英国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因为超过7000万平方英尺的永久租赁物业产权是46亿收购款中的一枚大额筹码。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Greene King伦敦周边酒吧分布

2016年李嘉诚出售陆家嘴世纪汇广场50%股权,套现230亿;2017年,出售香港中环中心75%权益套现402亿港币,出售和记环球电讯套现145亿港币。连续对于中国大陆及香港的撤资,给予李嘉诚一个“李跑跑”的戏虐称谓。抛开政治立场不管,商人终究还是以逐利为生。从伦敦电力公司UKPower Networks到萨福克郡港口PortOf Felixstowe,李氏所坚持的“核心重资产,稳定现金流”的理念如同DNA一般深深烙印于运筹帷幄之中。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李嘉诚部分在英国投资项目

李嘉诚2018年宣布退休之后,其子李泽钜与李泽楷如何维系这般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但就Greene King这笔交易而言,新时代的商业抉择仍然不失长实昔日风采。英国脱欧导致资产低估,餐饮与不动产又是任何时候的长青行业,只要有利可图资本家一定要如饥饿的猛虎扑出,无需过多的瞻前顾后。反观李氏家族内部平稳和谐的企业交接,投资眼光的一脉相承,这些让国内企业家羡慕的表现后背少不了高效运作,缜密规划,控制权相对集中的法律架构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 李氏家族基金会主要组织架构

李氏家族基金会通过复杂的信托关系与间接持股,巧妙动用了私人信托公司(“PTC”)在集团式架构规划中的多方面作用。掌握了长江实业,长江基建,和记黄埔,和记电讯,以及其他众多海外资产。在此全权复式PTC结构,实际控制层可通过基金会管理与信托契约,以相对统一的意志和决策权进行公益捐赠或私益分配。

论及偏爱产生稳定现金流资产的金融巨鳄,巴菲特也是一个熟悉的名字。两者拥有类似的商业哲学:稳健,贪婪,果断,自信。在挚友暨事业伙伴芒格的帮助下,巴菲特在1962年购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权,并践行自己关于价值投资的信仰。比起传统保守的格雷厄姆原则(即寻求价格低于价值的低估资产),巴菲特秉承着“用普通价格买入优质企业”的想法开始进军保险行业。时至今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完全控股的子公司GEICO与General Re已经是全球领先的汽车保险与再保险公司。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伯克希尔哈撒韦主要子公司品牌

在价值投资的基础上,能否拥有宽广的“护城河”也是巴菲特投资的信条之一。护城河理论是指,企业具有能力将竞争对手隔绝在安全距离之外。在实践案例中,像可口可乐公司之类的企业就是典型具有宽广的“护城河”。此类企业往往获得了消费者的高度忠诚,且同样是有能力产生稳定的现金流。可口可乐公司常年保持3%左右的股息分红率,且分红金额已经56年连续增长。查看伯克希尔哈撒韦的13F持仓报告,美国运通,苹果公司,富国银行,达美航空等等都是现金流的奶牛。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波士顿增长矩阵中的现金流奶牛

然而,高分红的防守型股票在资本市场上最近几年之内都是被冷落的对象。李嘉诚所投资的加拿大综合能源公司赫斯基能源股价跌去80%,亏损200亿美元;巴菲特所力捧的卡夫亨氏盈利能力衰退,一夜股价暴跌市值蒸发90亿美元。滑铁卢的失利固然痛苦,但清晰投资策略并坚持执行是投资者所必须的果敢和判断力。市场风格虽然无时不刻在快速转变,优质且变现能力强的资产能够在被低估的时候仍然保持生命力。可口可乐就在过去的一年里实现了22%的股价涨幅,而Greene King的收购是否是一次淘金成功的抄底,还需待时间检验。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高分红ETFVYM表现略逊于SPY

随着巴菲特迈入88岁的高龄,对于其接班人的猜测也层出不穷,但是伯克希尔哈撒韦所代表的投资理念可以实现永生不死。或许是英雄所见略同,巴菲特也通过基金会与信托的法律架构设计去掌控和管理自己的财产。

和李氏家族独立设立基金会并进行管理的模式不同,经过2006年起的多次捐赠,巴菲特将超过400亿美元的资产注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并成为基金会唯独的3位受托人之一,而其余两位正是比尔盖茨与他的妻子梅琳达,而盖茨基金会的主要权益主体由基金会本身(Bill&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和公益信托(Bill&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Trust)构成的。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盖茨基金会官网

虽然没有更多的公开信息作为佐证,但美国高净值群体普遍使用的公益信托。主要分为公益先行信托(Charitable Lead Trust)与公益保留信托(Charitable Remainder Trust)。即使在分配规则上恰好相反,但两者都可以有效实现资产权益中立、控制权相对集中、税务优惠与筹划、公益事业和家族分配平行的目的

从另一个角度看来,巴菲特的捐赠行为更像是一种基金会的并购重组行为。

流淌在信托和基金会中的家族DNA

✦公益保留信托基本原理

信托和基金会在跨代企业管理,家族财富传承,税务筹划与财产保全等多领域的优越性已经被无数实践案例验证。但是,设立与管理信托与基金会需要针对具体资产情况与家族关系方可量身定制。

随着高净值人群对于海外信托的了解,国内流水线般的“信托工厂”层出不穷。可是,在不了解委托人意愿与理解规划全局情况下的信托或基金会安排,不仅会事与愿违,甚至会产生潜在的法律责任与风险。

U&I GROUP的家族信托与基金会团队熟悉各个司法管辖区的法律环境与跨境税务规则,拥有服务超过百余高价值客户的成熟经验。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开曼群岛,英属维尔京群岛,耿西岛与塞舌尔成立信托与基金会,见证了家族DNA在不同情景与需求下的继承与流淌。

 26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