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2020-5-16  |   分类:

今儿的这篇文章读起来,可能会让人觉得这是一篇高仿的娱乐公众号。最近的娱乐圈简直就是往吃瓜的小板凳上一坐,瓜瓜就铺天盖地的向你砸过来,你不吃好像都对不起娱乐圈的这一番诚心诚意,可是生怕在疫情期间闷坏了各位“热心网友”。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当年结婚结了恨不得一年的阿娇,最近的分手情感大戏也颇有长篇连戏剧的走势。昨天,“某当事人好友”还在爆料二人离婚导火索真相是疫情导致人工受孕机会错失,今天赖同学也不满足于只在社交媒体发布长文“只是她不爱我了”,又开直播来再度对外回应自己和阿娇离婚的事情。有意思的是赖弘国将直播地点选在了自己的诊所,对,你没看错,自己的诊所门前开直播追热点,也是666的操作,这不禁都让我开始心疼被过度营销的阿娇了。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具体感情的事学研君就不细说了,两人之间的事谁对谁错,外人哪看的明白呢。对于搞学术的学研君来说,娱乐圈的真真假假已经涉及到了知识盲区,咱还是老老实实用咱懂的业务角度来品品这瓜瓜的味道不也挺好的么。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因背景、收入和阶级差距,大部分人在婚前就对二人的长久性和目的性存疑了。一个是光芒万丈的明星,一个是普通医生,阿娇和赖弘国的携手就那么纯粹么?恐怕未必。但无关目的性,在人的潜意识,总会有利益的微妙和自动的权衡,毕竟阿娇确实也是女神级别,谁还会嫌钱烧手呢?

那你以为阿娇就是傻白甜地一直放低姿态、放低要求,爱情至上、不顾一切?要知道,这一路阿娇也吃了不少苦、踩过不少坑,也是好不容易才成长为现在的自己。恨嫁不假,但也深知前期做好资产隔离和财务独立的重要性。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养娃成本怎么负担?没事,我们已经写进协议了。婚前财产怎么处理?没事,我们也已经搞定了。所以直到此刻被爆出离婚,都没出现偶像剧里惯用的撕逼争产头破血流的狼狈局面,有句歌咋唱的来着,“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显然,婚前协议给了阿娇一把强有力的保护伞。但协议就是最优解么?这也未必。

协议内容和协议形式都会对协议的效力产生影响,比如涉及对孩子的抚养权、对方的人身自由权、他人财产的处分权,一个不留神,往往就会变成无效条款。同时夫妻之间的口头协议若真的到了对簿公堂的那一天,那也就别指望有法律效力来保护自己了。再加上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影响,谈钱伤感情、谈感情伤钱,夫妻二人划得这么清楚在情感上有些人也难以接受。据说张柏芝和谢霆锋在结婚前就签署了一份婚前协议,其中最有名的一条是:“他日无论何种原因分手,张柏芝都可带走自己所有子女。”但律师认为协议书内容并无法律约束力,在法庭上只能当作一项意向证明。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掰指算算阿娇出道也快20年了,18年结婚那会儿就有媒体爆料单是其名下物业保守估计总值已超过一亿港元(约8000万人民币),其他资产就更不用说了。如果婚前阿娇设立了离岸信托,将物业和资产装入,婚前财产的法定所有权转移到受托人的离岸信托名下,就能实现婚前财产的隔离,还能同时对装入的资产保密。信托管理下,婚后期间也能同步实现资产增值,这些收益适时拿出来补贴一下家用,还能减轻赖弘国一个人靠当个医师养家的压力。退一万步,就算阿娇和赖弘国和和美美,生子计划顺顺利利,照着大圆满的剧本携手一生,阿娇的子女们也能在离岸信托的保护下,享受到阿娇的这笔财产收益,保证了这笔资产的有效传承。

何乐而不为呢?

再来看看赖弘国这边,学研君也发现了个有意思的事。

事实上娶了阿娇以后,再加上内地综艺的不停刷脸,赖弘国的事业凭借着阿娇助力,一路高歌、越做越大。2019年底,赖弘国从之前陈怡蓉的丈夫薛博仁的医美机构退出,与另外两个合伙人开设了自己的医美诊所越L’excellence,开业的时候阿娇还去助威站台。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但甜时是糖,苦时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那几根稻草了。

那现在回想看看,这笔钱没投是该哭还是该笑呢?

先来挖挖这间医美诊所的来头。在台湾的工商信息网站上查到,这间医美诊所所属公司为潼顏有限公司(单从名字上看,赖同学对阿·钟欣潼·娇好像也是下了不少心思的)。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枞阿娇婚变,看资产隔离和婚姻风险管理

这里的有限公司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有限责任公司。

如果友人爆料属实,不让阿娇投资的可能性有两种:

  • 如果阿娇入股,会稀释其他两位合伙人的控制权,站在其他两位合伙人的角度看,可能是有不妥,况且入股后作为大股东的阿娇是要对诊所的运营操心操力,这些对于阿娇来说,去医美打个针还行,真要管理起诊所,阿娇也确实不合适。
  • 如果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阿娇花钱,希望作为家庭男主人的自己承担起养家职责而不愿背负吃软饭的骂名,那后期疫情期间缺少金钱周转时阿娇没有关心的理由却又自相矛盾。又当又立,横竖都有理,那这就真的是你赖弘国不对了。

如果当时阿娇入了潼顏公司的股份,平时的分红要向台湾税局交税不说,婚一离,感觉也没有继续留在公司的必要。手头的股权转让给三位医师股东们分一分,转让股权时由于公司所在地为台湾,阿娇对转让股权收益还要再交一点税,交来交去,这入股的成本也不见得低。话说回来,既然都去向银行贷款了,如果转为公司对阿娇的个人贷款,这笔利息成本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也挺好么,虽然作为香港人,阿娇是台湾的非居民身份,而对于在台湾当地取得的收入,台湾也有征税权的,所以阿娇是需要在台湾对借款利息缴纳部分税款的,但股权没稀释,老婆又落得个轻松自在,开开心心皆大欢喜不也挺好。

夫妻相处之道重要,资产隔离与管理也同样重要。财富变成婚姻红灯的导火索也是数不胜数。利用好一些财富管理工具,提前咨询一下专业人士合计合计婚姻的成本和风险,也是维护家庭美满幸福不可或缺的一方面。

 120   0